冰冰

我太爱尹正了。


池震先生的独白

我是池震。

刚才我在机场地铁上被人捅了。就我这么聪明的人,当然记得他是谁。我已经没有力气追他了,肚子上的血往出冒,我只好捂住。但不管用。

我很快要死了,但我还有些遗憾,没说出口的话要带我进坟墓了。或者是骨灰盒。

想想第一次见他,见法庭上。他作为陪审证人,警察嘛,没大留意。谁能想到跟这和小警察有这么一段孽缘。又几次之后,这个小混蛋把我辛辛苦苦考到的律师资格给吊销了。mad。我讨厌他。

我莫名其妙成为他的搭档之后,就开始了莫名其妙的心动。大老爷们的,整得还挺不好意思的。

说来还真是奇怪。你说人间有那么多苦,我怎么一次也不想让他吃呢。看他一条一条的给我发语音,还真是心软。不知道我走了以后,他还会不会给我发语音了。

陆离晚上会在警局等我很久吧,哦对,他得陪他前妻。我怎么跟个小三似的。可惜啊,这些都不值得再去思考了,我走了,他们会过得很好吧,幸福就好。

我就是还想再跟他去吃一次饭,他吃饭的时候特别快,把嘴里塞的满满的,像只仓鼠。看他吃饭我都很有食欲,虽然我本来就很能吃。可惜,看不到了。希望他可以慢一点吃饭,这样对胃不好。上次去见陆离的妈妈,连饭都不让我吃完。

以前吧,觉得陆离呢,总结起来就是暴躁陆队在线打人。

现在是呆萌小陆在线可爱。他眼睛里闪闪的,好像有星星,但我看了,里面只有我。是他让我把心打开,装进了他。

我都不知道他怎么能那么好看,他跟鸡蛋仔站在一起的时候,我想拿麻袋把鸡蛋仔套上。本来就丑,跟陆离站在一起之后显得更丑了。

跟他相处了这么久,我经常盯着他的嘴唇。薄薄的。嘟起嘴也太可爱了吧。他笑的时候,心里有种莫名痒痒的感觉,想拍下来。明明笑起来这么好看,非得板着个脸。

如果我还活着,我一定要让他多笑笑,要不多好一孩子都面瘫了。

哎,这眼泪怎么..

算了,就当做是道别吧。

我知道我是剧中人,《原生之罪》啊,24集。那么多人,我怎么就喜欢上个臭不要脸的陆离。

我知道我没有机会的,我们是被编辑好的   兄弟情。



带血的列车空逛了一圈,他等的人也落了空。

车停下了。我看见翟天临亲了你的脸,这也算是,了了我的一个心愿吧。再见了。

     ——end.

帮您复活

“池震,你一天天上蹿下跳的忙活不累啊。”

“不累啊,最近这桦城可太平多了,犯罪率都下降了,嘎嘎的,多亏了我们陆局啊。我们陆局可真棒。我们桦城刑侦局有了陆局真是一大荣幸啊。”池震一边忙活手里的活,头也不抬,夸人的话一溜烟往出跑。

“你..”陆离对池震臭不要脸的话虽然见怪不怪,但也还没能接下话茬。只能瞪着池震,看他一会在打字一会打电话联系谁。

以陆离作为警察的敏锐直觉,这个小伙子,有问题。

晚上七点钟,刑侦局的下班时间。虽然警局并没有准则到底是几点下班几点上班。

一到下班的点,池震一下子就从座位上窜了出去。然后被在警局门口侯着的陆离逮个正着,提着衣领就被塞到了陆离的副驾驶。陆局还亲切温柔的帮池震把手铐戴上了,拷到车里。

“我靠,陆离你这是袭警啊!”池震在副驾驶乱动,挣扎,企图挣脱不可能挣脱的手铐。

陆离车门嘭的一甩,在驾驶座坐稳,系安全带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文明出行要系安全带哦)

“陆局,你这是做什么呀。咱俩什么时候需要这样面对了。”

池震原本还理直气壮,但看着陆离铁青的脸,实在有些怂了。

陆离一脚油门,也不管池震说什么,自顾自的开车。

“陆离,你怎么了。我还有事呢。”

“离离?”

“陆陆?离离?陆离离????”

现在的池震已经不能用慌得一批来形容了,大概是慌得亿批吧。

在池震忧心忡忡的眼神下,陆离的嘴唇终于动了,说“你。最近..好像经常有事啊。”

听见陆离终于说话了,池震松了口气。

“啊,最近有点忙。”

“你实话实说吧,又追哪个小姑娘呢。”

“啊?什么小姑娘?”池震本来在研究手铐,突然被问,惊讶的抬头看陆离。却看到陆离的眼角好像红了???

“离啊。你是不是。吃醋了?”

“滚蛋。”

“你跟我直说啊,我肯定不会让你吃醋的呀..balabala”

池震看着陆离掏出了配枪,默默的闭了嘴。

“池警官,你知道十大酷刑么。那个我不会。但是呢,如果我问的话呢,你不如实回答,我就把你的小卷毛,一根一根的薅下来。你看怎么样。”陆离又把配枪塞了回去。

“不是,离离,咱用这么狠么。你说啥我都交代行不行,留我头发一命好不好。”

“这几天为什么总往出跑。”

“就不能换个问题么..离离”

“能。这几天为什么不陪我。”

“..不是..我..”池震挠了挠头,一脸不好意思说的表情。

“实话。”

池震看陆离这真是铁了心要问出来了,只好眼睛一闭心一横,一五一十的都交代了。

“这不是..为了赚钱嘛,多接了点私活。不犯法的。就是帮别人找找人找找猫啥的。”

陆离瞥了他一眼,“继续说。”

“这不是,被你捞回来一条命嘛,送你个酒壶也挺贵的。但我妈那条30w的命,我还没还给你呢。”

“噗”陆离听完池震的话,直接乐出声了。

“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以身相许得了呗。”陆离一脸认真的看着池震笑。

“靠。以身相许就以身相许。走,上我家给你体验一下。”

震惊!sci某高层智商退化!

“嘿嘿嘿猫儿真好看嘿嘿嘿嘿嘿..”


继展耀上次催眠已经很久了,这次给白羽瞳催眠只是为了问出他这几天总瞒着自己往外跑,交流少了很多。在问他的时候,白羽瞳一边说没事一边眼神往外瞟。而白羽瞳警察出身,嘴死严死严的。


展耀是谁,心理专家啊。


展耀想了很久,做出了一个决定。对白羽瞳进行催眠。


但令展耀没有想到的是,不知道哪个环节出了错,白羽瞳居然什么都没说出来就傻了。


完了,玩脱了,怎么办。


脑子一片空白,任凭白羽瞳傻呵呵的笑着,任凭白羽瞳搂着自己。

一只燥热的手伸进衣服里,将展耀拉回现实。展耀刚想因为白羽瞳对他图谋不轨说他,谁知道刚把白羽瞳的手拎出来,白羽瞳就一扁嘴巴,眼泪在眼眶打转。


现在的白羽瞳像个小孩,但准确的说是一个色胆包天的小孩。


白羽瞳非要展耀抱着他,并且对展耀上下其手。还不能说,说了就要哭。展耀更想哭。


“耀耀真好看 瞳瞳想亲亲耀耀。”


过了几个小时,没法接受现实的展耀终于习惯一点点了。“哼 耀耀想哭”。


展耀只是小声嘀咕一下,却被白羽瞳听见了。白羽瞳一脸慌张,“耀耀不要哭”“耀耀哭瞳瞳心疼”


_____


对不起没写完就发了 我要是不发保存草稿箱 我就会懒得敲字 呜呜


你到底是想爬上我的拳台还是我的床?

看lofter的时候刷到勇狗的一张肉图,然后就压抑不了了。没想到絮絮叨叨改了又改比想象中的多了挺多,所以就先码这些了。下一篇肯定肉了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你到底是想爬上我的拳台还是我的床?(一)

“喂。Joe。”勇利意味不明的看着正在缠手绑带的Joe。

“干嘛。”

勇利家新建了一个拳台,Joe听说了之后非要让勇利在新拳台上教教他勇利的格斗技巧。勇利当然是满心欢喜的答应了,虽然勇利自己是有私心的,但也没能想到今天是这样香艳的画面..

他可是亲眼看着Joe脱下那条穿的很久的宽松裤子和短袖。
“碍眼的内裤,迟早给你扒下来。”勇利心里是这么想的。

然后勇利又亲眼看着Joe把紧身裤套在腿上,这紧身裤真是紧得很啊,能清清楚楚地看到内裤边,把Joe臀部的线条勾勒的十分诱人。

“你不是来求教的吧。”勇利感觉自己口干舌燥,小腹有一团火。勇利赶紧把视线从Joe的下半身移开,遭了,硬了。
勇利蛮庆幸自己没有延续往常的骚包形象,穿的是一条极其宽松的裤子。

“呵,champion,我可是虚心求教呀。要认真的教哦~”

哼,我倒希望你一会能认真的叫。勇利盯着Joe咬了咬嘴唇。

“那就先热身吧。”

Joe利落的开始了准备活动,绕着拳台跑圈。勇利在拳台上压腿,但目光始终没有离开Joe,勇利居高临下的看着Joe,从香甜的颈部..胸肌..腹肌..鸡..............

喂。诱人到犯规了吧。

勇利感觉自己在经受磨炼。

“champion,来呀..来亲手指导我呀..嗯?”Joe说的话,挑逗意味明显。

勇利的目光一滞,落在那一张一合十分挑衅的薄唇,嘴角微微上扬。

“好啊,站架让我看看。”

勇利看着他,把手伸进Joe的腿间,摸着Joe的大腿根将Joe向前带。动作很轻,却处处跟Joe的肉体摩擦。勇利能感觉到Joe的身体轻颤一下。
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假装科普:

站架是基本姿势,散打来说,双腿分开微屈膝盖,右拳放在脸侧下巴处,左拳在前,这是正架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妈耶,感觉自己写的好少..

【楚郭】瞎搞梗

让我们一起学小郭叫,一起:

“楚哥..我..”
“楚哥..轻点..”
“不行了..楚哥..”

让我们一起学楚恕之叫,一起:

“小孩,长行情了。”
“跟着我。”
“..抬高点。”

让我们一起学楚淑芝叫,一起:

“哎呦~我们长城超man的~”
“长城都累啦~”
“都出黑眼圈啦~要好好保养~晚上不能太多次了~”

让我们一起学郭manman叫,一起:

“烦死了!”
“小心我揍你!”
“我坐上来自己动!”

强调了n次这是痘哈哈哈哈哈哈太可爱了吧